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這陰間遊戲實在太治癒了 筆在燒-第一百六十四章 原來臥底是你小子!推薦

這陰間遊戲實在太治癒了
小說推薦這陰間遊戲實在太治癒了这阴间游戏实在太治愈了
无奈之下,他只好举着DV慢慢寻找。
一分钟过去了,两分钟过去了,三分钟……右上角的电池量掉得他心惊肉跳。终于,在滴滴滴的警报声中,屏幕黑了下来。
莫辰子 小說
Fuck!李子航只能强忍心痛,换上两节新的。
电池剩余量:4节!
等新电池又只剩下一半,他才终于找到了气泵室。可门上的标识却多了个字:
“左!”
娘咧,两个气泵不能设计一起?非得搞成牛郎织女天各一边?李子航吐槽着,扭开了左气泵。
靠着对称关系,他又找到右气泵,照瓢画葫芦拧开。可就在他想要出去时,门外却响起沉重的脚步。
“我操你十八代祖宗……”李子航心里瞬间飚出无数脏话,下意识跳起来一扒,整个人撑到了门梁上。
门被猛然撞开,一个身材高大的疯子走进来,手提着根带血的狼牙棒。他在屋内巡视着,逐个检查设备的后面。
看到这一幕,李子航遍体微寒。要是自己选择躲在设备后面,现在已经完蛋了!
他轻手轻脚下来,偷偷离开了右气泵室。顺着墙上的指引,他找到了主开关房间,用力推了上去。
这一下声音很大,李子航找了个合适地方躲起来,静静地等着疯子。
咣当!疯子闯了进来,刚走到柜之前,李子航就冲了出去,一把关上门并反锁。
他刚才观察过了,这道门非常结实!
亲爱的你总是如此的狡猾
咣当!咣当!咣当!剧烈摇晃中,疯子用力撞门。李子航冲门行礼,然后抓紧时间搜索起来。
足足4节电池!而代价是DV里电池耗尽,加减乘除后,他依然还有6节。
回到控电阀门前,他终于重启了电源。沿着楼梯向上走,感受着昏暗的灯光,李子航竟有种重见天日的激动。
回到保安室,他正要重新开启大门,谁知身后伸过来一条胳膊,死死搂住了他身体。
“很抱歉孩子,我不想这么做,是你逼我的!”
“你得留在这儿,完成主赋予的任务!”
刺痛中,冰凉的液体注入,李子航意识清醒,可身体却失去了控制。
“我的主人瓦尔里德,含泪传播他的事迹,想要发展更多信徒。”
李子航被他捧着头,强行观看一个监控。屏幕上是一队特种兵,他们举着步枪,小心戒备着什么。
突然,一名士兵飞了起来,狠狠撞到了墙上。等他重新落到地面上,已经扭曲成了麻花,鲜血泉涌而出。
可奇怪的是,李子航没看到任何攻击者,只有一团灰蒙蒙的雾气在乱飞。
另外的士兵惊慌失措,向着雾气胡乱开枪,然后被一个个拍飞,一个个死去。
神父附在他耳边叮嘱:“想离开这里?那就得接受主的福音,门户才会为你敞开。”
主?李子航瞳孔收缩,心说难道就是这团灰雾?
丫不会是梦魇母体吧?
他终于支撑不住,意识坠入了黑暗中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子航终于醒了过来。顶上是昏黄的灯光,他支撑起来,发现自己身处某狭小房间内。
这是什么鬼地方?李子航走到大门口,听到外面各种怪叫声。
“啊,啊,啊~”
“哈哈哈哈~”
“哦,哦,哎……”
再看看自己房间,李子航有所明悟了: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——安全屋?只要躲在这里面,就不会受到怪物攻击?
想到这里他越发糊涂了,这神父到底想干嘛?游戏设计师吹了多少瓶伏特加,才设计出这么个玩意来?
拿起地上的DV,李子航推门而出。
这里类似于监狱,狭窄的走廊上有一扇扇门,里面都是哀嚎尖叫的疯子。他们趴在窗口上,向李子航伸出手来。
“嗷——”
李子航不得不侧身躲避,以免被他们拉住。当他来到一扇铁门前,心却沉了下来。
两个高大的男人堵死了门。他们长相相似,应该是兄弟俩。
李子航不露声色,脚下却悄悄后退。
左边男人阴森森地道:“看那,这是谁?”
右边男人怪笑道:“好像是神父的新羔羊。”
左边男人:“他看起来有些紧张。”
右边男人:“他想往后跑呢,可惜这里是唯一的出口,他跑不了的。”
左边男人:“我想杀了他,抓住他骨头慢慢扭,一寸一寸地扯断,然后割下一片片肉烤着吃。”
右边男人:“我也是。可惜神父吩咐了,不可以在这里动手?”
左边男人:“不可以在这里?那意思是在别处?”
右边男人:“没错!所以我们让他先跑,然后追上弄死他!”
左边男人:“我要他的舌头和肝。”
右边男人:“我要他的眼珠和心脏。”
达成一致后,两人邪魅一笑,让开了去路。
李子航头皮发麻,心说哪冒出来的两个神经病?现在可好了,胖子、狼牙棒男,再加上这海尔兄弟,屁股后面追着四个煞神!
这还怎么玩?
他提高警觉,从海尔兄弟中间穿过。这俩阴森森盯着他,却真的没有动手。
继续向前走,路上到处是疯子扎堆,仰天哀嚎的,倒地抽搐的,自残的,自相残杀的……让李子航体验了一把“沉浸式”疯人院之旅。
终于走到出口,李子航目光一凛,落在了墙壁上。
墙上写着血淋淋的一行大字,似乎还是刚蘸的。
“跟着血迹走,就能找到出口!”
李子航惊疑不定,不知道这是谁干的?从目前接触的人来看……难道是神父那个神经病?
沿着箭头方向走,大约十几米后,果然又看到了新箭头。就这样一路寻找,他来到了一扇门前,写着“淋浴室”三个字。
门紧闭着,没有把手,只有一个刷卡区。
“得,去找门禁卡吧!”李子航嘀咕一句,转身开始搜索。
绕过一大圈后,他经过一个房间,听到里面凄厉的惨叫声。
“啊……救命,救……”
噗嗤,噗嗤,噗嗤,刀刀入肉声中,叫声很快平息。一个男人恶狠狠地骂道:
“早就叫你安静,你非不听!现在终于闭嘴啦?”
盜 妃 天下
李子航下意识屏息,轻手轻脚地通过,心里默念一句:
“打扰了!”
通过这里后,他终于找到一个门。通过门缝窥探,他看到了一个老熟人——狼牙棒哥!
“卧槽,打扰……嗯?”李子航瞳孔收缩,看到对方脖子上挂了张东西。拿起DV开启放大,他终于辨认出三个字:
“淋浴室”。
这是淋浴室的门卡?李子航先是一喜,继而差点骂出声:
尼玛坑爹啊!
他想起一个笑话。说某栋别墅里,有一只猫非常厉害,孜孜不倦地追杀老鼠。老鼠们损失惨重,便聚在一起讨论对策。
有一只老鼠举手,得意地说道:“我有个好主意!咱们可以给猫脖子戴上铃铛,这样每次它一过来,我们就能提前听到铃声!”
“好主意啊!”
“妙哉妙哉!”
“不愧是我鼠中诸葛!”
一顿狂吹之后,有一只老鼠举起手,怯生生地问:“那么谁去给猫戴上?”
所有老鼠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哑口无言。
现在李子航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:为了活命逃出去,就得去拿那张门禁卡;可若想拿那张卡,就得准备好丢掉性命。
坑爹啊!
他在门口来回踱步,脑中不停转悠着念头。“怎么办,怎么办,怎么……嗯!”他猛然抬头,有了个绝妙的主意!
咣当!李子航一脚踹开门,冲里面的狼牙棒哥竖起中指,做了个捅刺的动作。
“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……卧槽!”
他拔腿就往回跑,身后传来暴怒的吼叫,以及咚咚咚的脚步声。
来到“安静哥”的房间门口,李子航轻轻推开门。
安静哥肌肉强壮,手里提着把大砍刀,冷冷地盯着这不速之客。李子航露出腼腆的微笑,用口型轻声说道:
“打扰啦……”
他刚走进去,门外就传来狂乱的脚步。狼牙棒哥追杀过来了,他看到李子航后,冲门内发出了一声怒吼。
“嗷——”
这下可捅马蜂窝了,安静哥勃然大怒,挥着大砍刀冲了出去,破口大骂起来。
“叫你安静你不听,我要劈下你脑袋!”
大砍刀猛然劈下,吓了狼牙棒哥一大跳,百忙中挥棒招架。
当!当!当!两个壮汉挥舞兵器互殴,打了个星火飞溅。看这可怕的动静,李子航暗暗咋舌,庆幸自己没去硬拼。
“加油,加油,加油!”他化身啦啦队,为两位选手激情打气。突然,他看到了预料中的一幕:猛烈的打斗中,狼牙棒哥的卡带断了,门禁卡正好甩到了门口。
俯身捡起卡片,李子航冲他们挥挥手,悠然扬长而去。
“谢谢哈!”
原路返回淋浴室,李子航脚步停下,头皮一阵发麻。海尔兄弟又堵在门口,上演着阴间相声。
哥哥:“我们等多久了?”
弟弟:“大概十几分吧?”
哥哥:“太难熬了,还以为过了一世纪!”
弟弟:“我也是,血液都快沸腾啦!”
哥哥:“看看这小家伙,在我们面前跳来跳去的。”
弟弟:“是啊是啊,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家伙!我真想抓住他,撕扯个稀巴烂!”
李子航苦着脸,心说:“你才嚣张,你全家都嚣张!”
“两位,麻烦让一下?”
海尔兄弟足足盯了他一分钟,然后才让开了门。
李子航走过去,把卡片按在门禁区——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嗯?他再次试了试,汗水可就下来了。不会吧,难道卡错了?或者是……门禁坏了?
看到他的表情,海尔兄弟哈哈大笑起来。
哥哥:“哈哈,有趣有趣。”
弟弟:“有趣,哈哈哈哈!”
哥哥:“他不知道门已经开了,还在那刷卡。”
弟弟:“只要一推就行,我不会说出来的。”
卧槽!李子航懵逼了,试着伸手一推。
吱呀~门颤颤巍巍地开了,看得他目瞪口呆,差点当场骂娘。
穿过门之后,李子航突然警醒过来:是谁开的门?神父,还是海尔兄弟?
不管谁干的,都是在暗中帮忙啊!可笑自己不知道,还白策划了一出闹剧。
通过淋浴室,李子航来到了监狱二楼。透过铁丝网望下去,他再次遇到了熟面孔:
胖子!
这家伙抓住某疯子,先用一拳干趴下,然后踩在对方身体上,抓住脑袋用力一拔。鲜血狂喷中,脑袋竟被活生生拔了下来。
看着抽搐的无头尸,李子航缩了缩脖子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跟着血迹继续走,他来到一处走廊,看到了手提砍刀的安静哥。这家伙浑身浴血,正愤怒地咆哮着。
狼牙棒哥被干掉了?李子航心里疑惑,打量一下四周,发现了一扇开着的窗户。
爬上窗户后,他扒着凸出的窗沿,悄悄地向前方移动。
一米,两米,三米……在经过安静哥位置时,他听到了沉重的喘息声,还带着浓浓血腥味。又往前移动七八米,他才从新窗口爬进去,蹑手蹑脚地离开了走廊。
继续往前走,他又被门挡住了,上面写着“安全门”三个字。
李子航扭头寻找,发现边上就是保安室。走进去一看,电脑屏幕上排满了门禁程序。
哪个才是?李子航正要移动鼠标,却突然心里一动。鼠标正摆在某个门禁上,莫非……
他点击了一下,果然听到了外面的“咔嚓”声。
门被打开了!
李子航再无怀疑,知道这一定是神父干的。只是他为什么这样扭扭捏捏?直接给自己带路不行吗?
除非……除非他有难言之隐!李子航思索着,眼睛越来越亮。
这是母体掌控的梦境,必然有强大的监视能力。神父只能偷偷摸摸帮忙!
那么问题来了,他能意识到这一点,必然打破了次元壁。
所谓次元壁,就是指小说、漫画、影视剧里面的角色,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,知道自己只是虚拟的。
那么神父作为梦境里的游戏NPC,凭什么打破次元壁?
明白了!李子航眼睛一亮,终于猜出了对方真实身份:
向自己投降的梦魇!
明白了这一点后,李子航心里有了底气。他一路过关斩将,杀到了最终boss那里。
在梦魇的帮助下,成功击杀了母体,终结了这一次的噩梦危机。
回到现实后,他接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。
“喂?怀思满?”
话筒那头传来熟悉的轻笑声:“想知道现在阴使的身份吗?”
“那就来找我吧!”
(第一部完结)